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》魔道只剩她一个独苗 第20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RPS

《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》魔道只剩她一个独苗 第20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RPS

发布时间:2019-09-19 07:49:31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穆小幺 状态:已完结

《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》由网络作家穆小幺所着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胥山君,叶晨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秦亦清心中一喜,那就证明,她还是愿意听他安排的。 “那倩儿姑娘,我就先替你买下一处宅院……” 突然,叶重琅一动,大步走向楼上客房

《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》 免费试读


秦亦清心中一喜,那就证明,她还是愿意听他安排的。

“那倩儿姑娘,我就先替你买下一处宅院……”

突然,叶重琅一动,大步走向楼上客房。

蓝思敬一回头,诧异喊道:“重琅兄,先吃饭吧,此地偏僻,若再晚了就没有……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凤起微微挑眉,这就气得连饭都不吃了?你早那么容易生气翻脸,咱不就早分道扬镳了么?看来,还是她之前试图激怒叶重琅的方式不太对?可爬上他叔父的床,他都不生气,她要被另一男子金屋藏娇,他就三言两语气得不轻,这两件事有本质上的区别么?

难不成,叶重琅抱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诡异心思?

那天夜里,众人就住在了客栈,秦亦清虽有意亲近凤起,但隔壁住的就是叶重琅,他也不敢急着纠&缠。

小镇入夜就静得只有风声,直至二更过去,凤起摸黑到了客栈后院,偏僻小镇没什么人住宿,马棚里只蜷缩着四个衣衫褴褛的魔奴,一听到有动静,簌簌的向后缩。

“我来放你们走。”凤起低声说着,先在拴马桩上解了皮绳,又解开绑缚着他们双手的另一端。

可四个魔奴跪在地上面面相觑,半晌,摇了摇头。

不肯走?凤起又问:“你们已经无处可去了么?”

魔奴顿时警惕,坚定摇头。

凤起也没再问,只伸手摸向一个魔奴口中勒着的铁链,可摸了一圈下来,整条铁链竟没有锁口。整圈铸死的铁链勒进口中,让他们闭不上嘴,合不拢牙,别说开口说话,就连吃饭也成问题。

他们也是人,只不过与这世间正道格格不入,被逼上绝路才堕入魔道,并不是每个魔道中人都能祸世一方,但魔界覆灭,就算已经颠覆了心中的道,他们仍旧走投无路。

“你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,我想办法找把剑,把这些铁链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四个魔奴眼睛突然瞪大,似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蜷缩着向后退去。

凤起一回头,只听一个冷若寒泉的声音,“我可以借给你。”

欺霜赛雪的身影,阴魂不散的行踪,不是叶重琅还有谁?

但这次可不一样了,她要偷偷放跑这些魔奴,偏偏……被叶重琅撞了个正着。

而且,叶重琅背负悲问琴,手中提着一把寒光四溢的长剑,惊情。

骚年,孤竹家训,日出而作(一声),日落而息,无故夜游那是要罚在静室思过的。

凤起觉得,她这一次可能真要死无全尸了,只得硬着头皮,声音怯懦道:“我听秦公子说,他们是魔奴,但是……他们太可怜了,被人鞭打还要睡马棚,他们嘴里的铁链都是铸死的,这……”

叶重琅垂了垂眼眸代替点头,仿佛无动于衷却道了句,“确实可怜。”

这真的让人摸不透心思,凤起只得继续再装,一脸惶恐无措看向叶重琅,“那……我若想放了他们,是不是犯了大错?”

“怜悯之心,何来过错?”

凤起真是没话说了,因为她想说的话,都让叶重琅说完了,她甚至听不出来叶重琅这是认同还是反讽。

突然,叶重琅一抬手,凤起猛的一咬牙,拼了!

然而,手起剑落,一道道剑光却掠向那四个魔奴,只听锵锵几声细响,哗啦啦的铁链落下,那四个魔奴连头发丝都没伤到。

嗡的一声,惊情回鞘,叶重琅飘然一转身,“早些休息。”

凤起眨着眼直到目送叶重琅的身影消失,这事……她真的一点儿也没搞懂。

而待再回头,四个魔奴却还是没急着逃走,他们摸着难得可以合拢的嘴,看向她的目光甚是费解。

凤起耸了耸肩,“其实我也很费解,但是,你们自由了。”

“你……是谁?”一个魔奴含糊不清问道。

她早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问,可当初她敢轻易诏令魔道中人,那是以为只要回归魔界就万事无忧了,但现如今魔界覆灭……

突然,凤起迈步走到四个魔奴面前,缓缓蹲下,用一种几乎无声的语调道:“我是魔尊殊俨,要不了多久,我带你们回家。”

…………

然而,如今这世道,祸不单行才是常态,一大清早天刚蒙蒙亮,凤起是被一阵阵讨伐的怒骂声吵醒的。

“欺人太甚!竟在东都弟子眼皮子底下为非作歹,该死的妖孽真是狂妄至极!”

“公子,此番定不能放过那些妖孽!定要让他们看看,敢在东都弟子面前猖狂,那就拿命来偿!!”

“对!妖界早就该亡了!如此丧尽天良堪比魔道,理应同被诛灭!”

放肆!杂毛畜生怎能与魔道相提并论?岂有此理!

凤起收拾妥当一出门,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,只见下方七个东都弟子皆在场,堂中几张桌子拼在了一起,上面蒙着白布仍隐隐向外渗血,大体看着,是八具尸体。

而另一边,叶重琅没有参与东都弟子的口诛讨伐,只那脸色阴沉得如泼墨凝冰,蓝思敬立在一旁,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。

可想而知,又有妖孽杀人了,就在这客栈中,就在昨夜。

就在一众仙门中人的身边,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,八个人死得悄无声息并且整整齐齐陈尸大堂,那简直就是公然的挑衅嘲讽,妖界打这些仙门中人的耳光,响亮得不能再响亮了。

秦亦清一见凤起,面色稍有缓和,正气稳健道:“倩儿姑娘莫怕,妖孽猖狂却也不敢与我等正面相对,好在倩儿姑娘昨夜与我们同住二楼,才未遭妖孽毒手,稍后我就先派人先安置倩儿姑娘……”

突然,叶重琅说话了,“先处理尸体。”

按照辈分来说,在场仙门中人皆是平辈,仅东都弟子就有七人,可论威望,其余人等与叶重琅相比,那是绝对的望尘莫及,自然而然就以叶重琅为尊听令了。

可秦亦清怎愿在佳人面前被旁人夺了风头,又加了一句道:“胥山君说的没错,你们四个先清理尸体,你们二人去门外,安抚百姓,莫造成什么恐慌。”

凤起只装被吓傻了没说话,远远打量着叶重琅的表情,依然看不出所以然来。她花了半夜的时间也没想通,叶重琅昨夜为什么要放走那些魔奴,并且真的没有怀疑过她?

事实证明,在很多事上,叶重琅的心思已经比猫毛还细腻了,为什么偏偏这件事……不,他早就怀疑她了,否则就不会这么坚持跟着她,但为什么没有借着放走魔奴的事落井下石?证据不够确凿?

突然,一个东都弟子不知为何在搬动尸体的时候滑了一下,一具尸体从白布下翻滚而出,纵已经见过了,那弟子仍旧忍不住惊骇一声,匆忙用白布再度覆盖尸体。

可凤起看见了,那具尸体的死状,竟与当初在苏家大宅,苏世杰的死法一模一样。都是被从头到脚生生抽去了一层皮,衣衫却仍旧完好。

她能不能确信,做这些事的,就是同一只妖?

那他到底想干什么?仅仅是要打这些仙门弟子的脸,耀武扬威一番,还是……做给她凤起看的?

她昨夜没听到什么动静,更没听到有妖异的笑声,当然,也很有可能是她后来睡着了,那畜生笑过了但她没听见。

“公子,后院马棚内的四个魔奴,应是被人放跑逃走了。”

秦亦清脸一沉,“定也是妖孽所为,果然妖魔自是一家,统统留不得!”

放屁,你才跟杂毛畜生是一家呢!

客栈大门一开,外面本有些等待来吃早饭的人,一见里面这般情形,惊惶一阵,纷纷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,两个东都弟子站在门边,义正言辞的安抚众人,大意便是,此事只是意外,有东都弟子坐镇枫叶镇,以后绝不会再有此类妖孽害人的事发生,请众人放心等等。

而凤起在人群中,发现了一个探头探脑的人,安万田,他一个劲儿往客栈里张望,与其说是看热闹,更不如说……应是来找她的,毕竟这枫叶镇中只有一个客栈。

“姑父!”凤起轻喊了一声,快步出门,走到了安万田面前。

安万田明看见里面死人了,又见凤起也从里面出来,吓了一跳,颇有些悻悻然的,“那个……侄女啊,里面……你昨夜就住在这了?”

“没事的姑父,有东都仙门的仙家在,不会有什么事了。”凤起说着便催促,“姑父,我们快走吧。”

秦亦清眼看着凤起要走,忍不住唤了一声,“倩儿姑娘……?”

凤起一回头,微微颔首道:“亦清哥哥既然有正事要处理,那就请先忙着,我回家收拾收拾东西,我姑父姓安,枫叶镇仅此一户。”

“也好。”秦亦清欣慰点了点头,毕竟有妖孽在此害人,还有胥山君在场,他无论如何也不敢表现出因儿女情长而耽误正事,见她如此懂事,也是喜上加喜,“那你先回去收拾,稍后我处理了此处的事,便尽快去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凤起乖巧应完,转身钻出了人群。

《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》 精彩点评

这个作者(穆小幺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

作者:穆小幺类型:玄幻仙侠状态:已完结

这个作者(穆小幺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小说详情